财经 -- 正文

李海东:“邮寄选票危机”折射美式民主积弊

美国一向宣扬自身民主运作的制度优越性,而且4年一度的总统选举成了其“民主秀场”。今年美国大选中两党除了彼此无所不用其极地挖掘、制造对方候选人及家人丑闻外,近日关于大量美国选民邮寄选票是否有效的激烈争执,暴露出美国自身民主质量愈益恶化的现实。

首先,美国宣扬的选举公平精神遭受质疑。由于今年大选两党选情胶着,投票率成为决定选举结果关键要素。在高投票率背景下,已邮寄投出的选票有效与否更带来争议。由于错过收票截止日期或投票人签名不当而将作废的票数之多,已引起普遍关注。

据统计,在关键摇摆州——佛罗里达与北卡罗来纳,目前已邮寄投票总数中各有超过1万张以上的废票。另一关键摇摆州威斯康星的民主党人则因邮寄选票激增,而提出将收到邮寄选票截止日期延长6天。但这遭到共和党人控制的州立法机构与联邦最高法院的拒绝。类似情形在其他摇摆州也多有发生。这种邮寄选票有效与否的计票方式限制,对支持者更多倾向于邮寄投票的民主党而言,选情无疑将会十分不利。随着选举日临近,无效邮寄选票数量必定还会大幅增多。每人一票、每票算入的民主实践在此次选举中呈现的极端混乱已使美国民主价值本身大打折扣。

其次,邮寄选票点算之争,更是美国自身国家治理衰颓的突出表现。公平选举可谓是美国实践真假民主的关键“试金石”。选情胶着状态下,邮寄选票如何处理很有可能决定着今年选举进程与结果。各州对邮寄选票政策差异较大,这意味着如11月3日无法出现一方压倒性胜利,选举日很可能就会变为“选举周”乃至“选举月”,邮寄选票将很可能成为联邦层面缠斗的一个法律议题。最终两党围绕邮寄选票的争议,势必会诉诸最高法院。当前最高法院中价值观倾向共和党与倾向民主党的大法官人数对比是6:3,邮寄选票司法裁决将大概率偏向特朗普一方。可以说,当下美国民众选举权的公平性和司法的公正性,已深受政治因素的影响,其结果的合法性必然备受诟病。

第三,导致邮寄选票激增的疫情失控,带来民众对“美国民主江河日下”的切身感受。超900万的累积新冠确诊人数以及超过23万疫情死亡人数这一后果,不得不说与罔顾民众健康福祉而只顾自身政治权力的政客有关,这些选举上来的政客处理疫情完全政治化。当下已基本放任疫情的特朗普政府及共和党,选战中只强调经济、法律、秩序,漠视新冠疫情防控与否对美国经济社会生活全方位影响的客观现实,这种缘木求鱼、舍本逐末的治国理念直接导致当下大选进程的高度不确定性。

威斯康星、密歇根等关键摇摆州选民深受疫情打击,投票倾向转而偏蓝,希冀以选票表达对白宫应对疫情的不满。但采取邮寄选票且关切疫情的这一庞大人群,最终却发现其中的众多邮寄选票可能由于政治操作而无法算入有效选票之内,可以预见他们的不满和愤懑会越积越深。

许多美国人一直以其政治拥有自身纠错机制为傲,但对邮寄选票的政治化处理带来的不啻为对美国民主的羞辱。不论选举最终结果如何,美国政治分裂将因此愈益加深。(作者是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

posted @ 21-01-05 10:02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怒江市杨爬化工企业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